Katherine.

疯疯癫癫.叨叨絮絮.

【德亚】星夜 楔子


(阿斯托利亚视角)

午后温和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在深幽的小径间投下一片斑驳幽离的树影。我兀自坐在草丛中,无所事事地消遣着时光,看那细碎的光辉在纤细的草茎间欢快地流泻,转瞬即逝,扑朔迷离。至少,病情好转后的我可以享有一部分自由了,虽然不能像它们一样无拘无束,永远在草丛中来无影、去无踪地随意穿梭。

五岁时血统诅咒的症状就在我身上显现了,我一直留在了家中休养着,父母曾多次为我求医,但无济于事。父母和姐姐都对我不幸地承受着祖先遗传的诅咒感到十分惋惜。我知道我的病无药可医,我注定是那个被噩运选中的孩子,人们也只能怜悯一下我罢了。

我和姐姐达芙妮从小就被父母亲教育,要做一名优雅、矜持而优秀的纯血统小姐。这几个词形容我的姐姐达芙妮再合适不过,达芙妮,她是父母的骄傲。但我并不喜欢那些父母所期望我们做的事情——熟记并遵守格林格拉斯的家规、参加纯血统家族宴会、保持纯血统小姐们的礼仪或是格外地憎恶麻瓜。我爱我的父母和姐姐,但是,说实话,我不喜欢规矩,它们只会一味地限制我。而我向往的,是自由。

我慵懒地倚在在草地上,仰望浮云在天空中随意地飘卷。

萧峰(乔峰)之生平

谅我文笔拙劣.


乔峰二十余岁时,为堂堂丐帮之帮主,行侠仗义,直爽豪迈,武功称霸江湖,为天下豪杰所敬。

杏子林中一场阴谋诡计,让之知其原为契丹人。少林误听旁人戏言,为保经书,误杀其父母,独留一子,事后方知真相,少林寺传道授业于之。乔峰得知此闻,郁郁寡欢。

接连而来之事,使乔峰身败名裂,被天下豪杰诬陷弑父,弑母,弒师,内心激愤至极。恰逢阿朱,为救其而求医,与天下雄杰共饮一杯绝交酒,誓从此之后,再无念旧情。与

乔峰至崖边,欲别阿朱,阿朱感其救命之恩,愿与乔峰相伴,无论如何。乔峰大喜,从此结伴而行。途于僧,闻知确为契丹之人,原姓萧。乔峰从此改姓萧峰。欲报得父母恩仇后,便之草原,与阿朱骑马打猎,牧羊放马,终身不复还武林。

旦夕祸福,冥冥自有天意。萧峰与阿朱误听马夫人言,以为当年带头人为大理段正淳。偶在湖畔恰遇之,萧峰欲报父母之仇,阿朱却得知其父为段正淳,惶惶不安。

当晚,阿朱为护其父与萧峰,冒充其父与萧峰会面,被萧峰误伤,气绝身亡,死前遗嘱将其妹阿紫托付于萧峰。萧峰悔恨不已,悲痛欲绝。

萧峰与阿紫行至契丹,历经多年,萧峰与结义兄弟段誉、虚竹阻止辽国帝王耶律洪基攻打大宋,峰原为契丹人,为天下各国利益而反君叛国,心有愧,在天下英雄欢呼之际,折箭自戕,以命偿国。

阿紫伤心欲绝,抱其尸体,跳崖,坠入深谷。






梦游者 The Dream Walker Emily

You are the shadow to my life,do you feel us?

——Alan Walker 《Faded》


我叫艾米丽,我有梦游症,我永远也摆脱不了我的梦魔。

我每天夜里都会梦游,这种症状是从我六岁时开始的,现在我已经十五岁了。家人们告诉我,我在夜里会在家中走来走去,可是我一点儿都没有感觉,我醒来时对梦的印象已经模糊,仅仅残留着一些梦境的碎片。

母亲告诉我,梦游症是不可医治的,需要我自己克服梦魔。可我不知道怎样克服它——我一点头绪都没有,直到那一天……


午后温和的阳光透过纤细的叶茎间的缝隙,点点细碎的光辉在墙上欢快地跳跃着。我坐在柔软的地毯上享受阳光的沐浴。

忽然那扇半掩着的窗户打开了,一股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随后我听到“嘎吱”一声,我屏住呼吸,可仍然能听到寂静中细微的摩擦声——那是从窗户传来的。

我悄悄地走过去,掀开半遮掩着的窗帘。然后,我看到了——

那是一只猫,爪子扒在窗沿上。它的眼睛一只是蓝色的,另一只是绿色的,深邃迷人。

那是我所看到过的最漂亮的眼睛。我竟隐隐约约地感觉,我见过那双眼睛。


我想起来了,我的梦里总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从此以后我的梦游症就好了,家人们都很惊讶,可我永远不会把这个秘密分享出去。

我战胜了我的梦魔。


【德亚】星夜 人物及剧情设定


  主角:德拉科·马尔福

             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

  配角:达芙妮·格林格拉斯

             斯科皮·马尔福

             潘西·帕金森

             西奥多·诺特

             布雷斯·沙比尼

             卢修斯·马尔福

             纳西莎·马尔福


设定(一部分为私设):

德拉科cp阿斯托利亚,达芙妮cp西奥多,潘西cp布雷斯(尽管潘西一直爱着德拉科)。

德拉科一开始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高傲,坚持纯血统主义,厌恶麻瓜;在家族衰落,成为食死徒后,内心不愿意完成伏地魔交给自己的杀死邓布利多的任务,但性格懦弱的他也不敢反抗伏地魔。阿斯托利亚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安慰他,他因此深深爱着阿斯托利亚。

阿斯托利亚是个善良乐观的人,有时有些腼腆,但她也有潜藏着的斯莱特林的精明。虽然马尔福家族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但追求爱情的她仍然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德拉科;她并不非常地憎恶麻瓜,在战后反对用纯血统主义的思想教导斯科皮。她在斯科皮三年级的时候因祖宗遗传的血液诅咒病去世。

达芙妮举止娴雅得体,有大小姐的风范,因此,她从小就各位受父母的重视和伙伴们的簇拥,有野心的她一直为此引以为豪。她是一个绝对的斯莱特林——她体贴自己的妹妹,但同时野心勃勃,想比妹妹更加优秀,更受关注。这一点让格林格拉斯姐妹的关系产生了隔阂。

潘西尖酸刻薄,飞扬跋扈,坚持纯血主义,是一个有野心的斯莱特林。马尔福家族落魄时,帕金森夫妇与沙比尼家族订下了婚约。但她爱着的人是德拉科,她为此一直纠结着。最终在伏地魔对霍格沃茨的逼问下指出了哈利·波特,霍格沃茨的同学们因此对她愤恨。

西奥多是个孤僻的男孩,家世比较显赫。

布雷斯也是一个标准的斯莱特林,纯血主义者。


马尔福夫妇憎恶麻瓜和混血,而格林格拉斯家族是中立家族,阿斯托利亚不歧视麻瓜和混血,因此,马尔福夫妇不是特别赞成这门婚事,但他们几乎没有其它选择——马尔福家族已经落魄,所以只好勉强同意德拉科的选择。格林格拉斯夫妇因马尔福家族势力衰落而反对阿斯托利亚的婚事,但阿斯托利亚百般地劝说父母,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德拉科。

诺特家族在当时的地位比较显赫,达芙妮的婚事如格林格拉斯夫妇所愿,婚后达芙妮与西奥多的生活也比较和睦。

潘西一直爱着德拉科,但由于家族的缘故,她嫁给了布雷斯·扎比尼。




【德亚】星夜 小番外1·斯莱特林们的日记


Katherine/文


前一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a845310

(建议先看完前一章再看本章)



(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的日记)

我终于与德拉科·马尔福一起参加了一场舞会。他的舞步很轻,也很优美。我原以为自己会非常紧张而表现得特别羞涩,但不知为何,我的心竟然格外舒坦,动作也十分自然。

我们配合的非常好,我很喜欢和他一起跳舞的感觉。


(潘西·帕金森的日记)

我还是听从了父母的命令,和布雷斯一起去参加舞会了,但我内心还是深深爱着德拉科。

他好像知道我疏远了他,也没有邀请我参加舞会。我开始后悔,想反悔,但我不好再推辞对布雷斯的承诺,更不好面对我的父母,也对不起德拉科。

我以为他没有找到舞伴。可是在舞会上,我看见了他的舞伴——那是达芙妮的妹妹,格林格拉斯家族的小妹妹阿斯托利亚。德拉科向她浅浅地笑着。那一霎,我的嫉妒、悔恨与痛苦在燃烧着。

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娇弱的小格林格拉斯能够和他一起参加舞会?我真想冲上去狠狠地推开她,但我知道这会带来什么——父母严厉的斥责、沙比尼家族与我们家族的断裂、达芙妮要求和我绝交、格林格拉斯家族被冒犯所带来的的怒火,以及整个斯莱特林学生的嘲笑。

我强忍着,克制住了自己,直到舞会结束,我跑进女生盥洗室里哭了起来。


(德拉科·马尔福的日记)

潘西背叛了我,我再也不会理她——高贵的马尔福无论如何都不容任何人侮辱与背叛。

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邀请我一起参加舞会,我之前见过她几次,她是格林格拉斯家族的二小姐,达芙妮的妹妹。我同意了她,毕竟我需要一个舞伴,斯莱特林曾经仰慕我的女生们都疏远了我,她们就是一群势利的、见风使舵的家伙。她很娴静,比那些背叛者们要好得多,虽然格林格拉斯家族在纯血统家族中的地位并不是那么显赫。

她的华尔兹十分优美,我们在舞会上过的很愉快。

我对她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好感。


(布拉克的日记)

今天糟糕透顶。


(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日记)

梅林!我敢保证父母会不赞成阿斯托利亚与德拉科一起参加舞会。而且看妹妹的样子她一定是爱上了德拉科!唉,她真的还太小太天真,不会为自己的未来操心!


(高尔的日记)

哦,看着德拉科与那个美丽的姑娘阿斯托利亚跳舞可真不好受。我怎么就没有一个舞伴呢?我莫名开始嫉妒德拉科!


(米莉森·布洛德日记)

我没有舞伴,只是尴尬地注视着一对对舞伴在跳舞,我嫉妒那些找到舞伴的漂亮姑娘们。


(西奥多·诺特的日记)

达芙妮与我跳了两支舞,她的舞跳得很好,我私下里认为她真的是整个斯莱特林最漂亮的女孩了。


(布雷斯·沙比尼日记)

潘西与我跳舞,我们一开始配合的还不错,但是,在舞会的最后,我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太正常,而且总是向后面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Katherine]个人简介及【德亚】文章整理

〔hi,这里爱叨叨絮絮的Katherine.〕

〔喜欢H.P.,就读于拉文克劳学院.本命是德亚,比较喜欢哈金吧.最喜欢的人物是卢娜.〕

〔也比较喜欢金庸武侠,但读的不多.只读过《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和《飞狐外传》.〕

〔文笔略渣.以下为原创【德亚】文以及一些其他的文章,可能略有借鉴.欢迎提建议,多多指教.转载请先私信,经允许后再转载.[哦,别痴心妄想了Katherine,没人会想转载你拙劣的文]谢谢合作.〕


【德亚】星夜

(正在连载,缓更,未完结)

剧设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a926f9f

楔子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b92cd9f

第一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fbb2cde

第二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a1ba1ba

第三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a845310

小番外1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a925c05

【德亚】深蓝眼瞳

(温馨提示:比较OOC,未完结,可能已经弃文?)

第一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e6b459f

第二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e8817d4

第三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e90ee5c

小番外1

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eaa10cf

第四章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ebaace6


其他零零碎碎的文:

1.格林格拉斯姐妹+德亚小段子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fc247db

2.霍格沃茨的劳动节(搞笑)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ee8da52b

3.最后的邂逅(德潘)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ac5acfd

4.梦游者The Dream Walker Emily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b23cac8(脑洞文)

5.萧峰的生平http://katherine452.lofter.com/post/1f604068_12b75e707(金庸武侠《天龙八部》同人)



【原创】【德亚】星夜 第三章 · 舞会


阿斯托利亚看向姐姐达芙妮,她身着一袭华贵的墨绿色礼袍,面料上绣着深色的、精致典雅的贵族花纹;项上戴着一条碧蓝水晶镶嵌的项链,如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与她深邃的绿色眼眸十分般配;长长的金色秀发挽成一束发髻,端庄而优雅;她的唇若野玫瑰般艳红娇嫩,随着她的嫣然笑语轻轻勾起;层层柔软的绸缎裙摆垂到她的脚跟处,玲珑的高跟鞋在灯光的映衬下闪亮剔透,随着她翩跹的舞步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她矜持而优雅地微笑着,看上去真的像了一名优雅的贵族大小姐。

达芙妮注意到妹妹的目光,向阿斯托利亚笑了笑,她的纤手亲昵地挽着西奥多的手,仪态优雅地向她走来。

“利亚,舞会就要开始了,”她的话语温柔亲切,又似乎隐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悯,“没关系,表演会非常有趣,食物也会十分美味,祝你愉快。”

哦,梅林!在达芙妮的潜意识中,阿斯托利亚似乎总是那个腼腆羞涩的、找不到合适舞伴的小格林格拉斯。德拉科·马尔福从前身边的两个随从,克拉布和高尔,曾因为邀请阿斯托利亚一起参加舞会而争执过。不过,极其重视家族荣誉的格林格拉斯夫人认为这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宁缺毋滥,于是都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哦,这一次,她大概也是没有找到舞伴咯?

于是达芙妮委婉的安慰着她,随便轻描淡写地给予怜悯,这样,又略微隐含着一些高高在上的傲气和在妹妹面前的优越感,如果她没有找到舞伴,一席话听起来的确有些绵里藏针。

达芙妮却殊不知,阿斯托利亚已经找到了舞伴。她见阿斯托利亚垂着头,平静如水的蓝色眼眸凝视着自己的鞋尖,便继续小声地说下去:“还有,要注意保持礼仪,不要忘记母亲的话,要有大小姐的矜持风度……”

“嗯,”阿斯托利亚抬起头来,清澈透亮的一双蓝色眼睛注视着达芙妮。达芙妮竟隐隐觉得,她的目光平静若水,却是那么的有穿透力,似乎比摄取神念更能看穿自己的内心,自己精湛地使用着大脑防御术的内心中,的一切事物。

达芙妮不禁莫名其妙地有些发虚,又敷衍性地点了点头,微笑着挽着西奥多的手离去。

教授们不知何时已陆陆续续地坐在了礼堂的长桌上。斯内普教授绷着一张脸,神情一如既往地严肃冷漠;邓布利多教授笑眯眯地环视着学生们,最终把目光停留在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哈利·波特上;海格捋着他卷卷的胡须;西比尔·特里劳妮疯疯癫癫地摇晃着脑袋,神情滑稽,有些学生对她指指点点。

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嘲讽地回过头来,西奥多坐在自己身边。她又看见潘西·帕金森与舞伴布雷斯·沙比尼坐在斯莱特林长桌的另一端,互相挽着手,颇有兴趣地谈着什么。高尔和克拉布尴尬地坐在一旁,默默看着旁边的一对对舞伴。

舞会开始了,一对对伴侣在点点繁星下翩翩起舞。达芙妮挽起西奥多的手,笑语盈盈,踏着华尔兹舞步。

哦,对了,斯莱特林的级长,昔日辉煌的马尔福家族的小少爷——德拉科·马尔福怎么样了呢?达芙妮的目光讽刺地沿着斯莱特林的长桌搜索。哦,也许,他会邀请那个笨重的大块头女孩,米莉森‧布洛德?

达芙妮被这个搞笑的设想逗得忍俊不禁,她连忙捂住嘴,保持住她一如既往的矜持风度。她的目光终于在礼堂的靠前的地方找到了德拉科,他穿着一身精致的、接近于黑色的深蓝色巫师礼服,手搭在旁边的那个女孩的肩头。

等等,她是谁?

达芙妮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纤弱轻盈的身姿,明媚细腻的皮肤,淡金色的长发,素手纤纤,搭上德拉科的肩头,洁白的花蕾零星地点缀着她微微摇动的裙摆,如同天空中漾起的云朵。

梅林,那是达芙妮再熟悉不过的人,她的妹妹,阿斯托利亚!

阿斯托利亚回过头来看见了达芙妮,达芙妮见她笑靥如花,含情脉脉地对视着德拉科。她的清纯将斯莱特林的女孩们都衬托得黯然失色。

达芙妮哭笑不得地望着阿斯托利亚。

马尔福家族的地位一落千丈,此时邀请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参加舞会有无疑会招来其它纯血统家族的闲言碎语和热嘲冷讽,她十分确定父母会反对妹妹的选择。

但她不得不承认德拉科与阿斯托利亚的确很搭配。

她突然注意到一旁的潘西向妹妹投来嫉妒的目光,带着几分悔恨。


【德亚】星夜 第二章 · 初识


Katherine/文

深秋已至,风轻云淡,天空湛蓝深远。枯落的黄叶在空中翩跹起舞,又被轻柔地吹到自己的归宿,久久地安息,无声无息地逝去。
德拉科沿着霍格沃茨城堡不远处的小径漫步着。他本来就消瘦的身体更加憔悴,眉间褪去了些许年少轻狂的稚气和傲气,一双浅灰色的眼睛中透露着几丝难以遮掩的惆怅和憔悴。
“hi,Daphie.”他点了点头。
达芙妮·格林格拉斯从对面走了过来,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年龄大致比她小一两岁的女孩。那女孩笑靥如花。
“hi,Draco.”达芙妮回应道,“这是我的妹妹,阿斯托利亚,比我们小两届,在霍格沃茨上三年级。”
阿斯托利亚忽然抬起头来,眼中欣喜而充满好奇:“你好,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绅士地点点头:“你好,阿斯托利亚小姐,达芙妮,你的妹妹很可爱。”
阿斯托利亚略带腼腆地笑了,达芙妮也礼貌矜持地微笑着。德拉科继续在小径上漫步。


达芙妮和阿斯托利亚虽是姐妹,但却也有不同之处——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
达芙妮有一头金色的、有光泽的柔顺长发;一双碧绿色眼睛深邃迷人;芳唇艳红,肌肤娇嫩细腻,却又有些许苍白;长而密的睫毛时不时地眨着,再加上矜持礼貌的笑容和得体优雅的举止,颇有大小姐的高贵优雅之风。
她是公认的大家闺秀,是高贵优雅的野玫瑰。而阿斯托利亚则是一朵沾满露珠的雏菊,芬芳而丝毫不张扬。
阿斯托利亚是淡金色的长发,夹杂着一缕浅灰色,自然地垂下来而丝毫不显凌乱,末梢打着错落有致的卷;她的肤色明媚,不似达芙妮那般苍白;眼中两旺清澈透亮的青蓝。她娴静、善良,有些腼腆,然而她并不是天真地太容易相信别人的洋娃娃,她的言行举止中也有斯莱特林的精明。
哦,达芙妮或许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一直认为妹妹太容易被欺骗,并且没有大小姐的矜持风度,不是特别地憎恶和歧视麻瓜。她总是觉得阿斯托利亚并不是一个斯莱特林。
达芙妮挑逗式地看向妹妹,哦,她只是格林格拉斯家族那腼腆害羞的、体弱多病的小妹妹罢了,而自己,才是言行举止优雅得体的,深受父母宠爱和众人簇拥的大家闺秀。
对于这对姐妹,格林格拉斯夫妇也许也是如此认为,达芙妮更加适合格林格拉斯家族将来的继承人,再加上阿斯托利亚不幸地遗传了祖先的血液诅咒,体弱多病,于是达芙妮便成了将来的格林格拉斯家族毋庸置疑的家主继承人。达芙妮一直为此引以为豪。


斯莱特林的魔药课上,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宣布了周五的舞会。
德拉科悄悄地斜瞥潘西·帕金森,他和她一直都是舞伴。而此时,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潘西的目光却投向了布雷斯·扎比尼!当她回过头来注意到自己时,目光有些慌张和躲闪。
一股强烈的愤恨涌上了德拉科的心头。曾经他有多少追慕者,而现在,因为家族的堕落,斯莱特林的女生们都避开他不理睬。连与他青梅竹马的潘西,现在都将自己置之不理,而去追求布雷斯·扎比尼!
斯内普教授宣布下课后,德拉科冷笑一声,快步走出魔药教室,不去理会一旁的潘西。
他径直走入了拐角处的公共盥洗室。
他疯狂地撕扯着一张有着帕金森家族花纹图案的牛皮纸——那是潘西写给他的情书。他将它撕得粉碎。纸屑翩然落下,而他潸然泪下。
他想呐喊,想狂叫,想发泄自己的激愤,然而他的贵族风度不允许他这样做。
—“是否得到的越多,一落千丈时就会愈加失落?如果这样,我宁可从一开始就不拥有。”
—“我不知道现在我想怎么样,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并不想做那些令我良心不安的事情,也不敢违背我伏地魔。我已不奢求什么,只想脱离这担惊受怕的生活。”
他半倚着水池,思绪如潮。

阿斯托利亚目瞪口呆地怔在门口,她不敢相信,面前的少年竟如此悲哀。
我平日只看见他快乐,原来他也有悲伤的时候?
她暗暗寻思着。
那么,我要不要去安慰他,或者,邀请他一起参加舞会?哦,梅林!
阿斯托利亚踌躇着,直到她向前轻轻地挪了一步,她做出了决定。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阿斯托利亚有些腼腆地问道,“我能否……邀请您一起……参加舞会?”
面前的少年急忙抹去泪水,诧异地回过头来。
德拉科竟没有意识到后面的阿斯托利亚一直注视着自己,他打量着阿斯托利亚,那个下午在小径上遇见的女孩,达芙妮 · 格林格拉斯的妹妹。
的确,他需要一个舞伴。但他不愿主动开口,他害怕被拒绝,害怕被别人讥讽“自取其辱”,而现在,这是一个拥有舞伴的好时机。
德拉科注视着阿斯托利亚,她的蓝色眼眸清澈如水,目光温婉而坚定。她邀请自己参加舞会,那么,她还是非常肯定自己的。
德拉科的心情瞬间变得明媚。“好的,阿斯托利亚小姐。”德拉科笑了,握住了阿斯托利亚的手。他对面前的女孩竟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阿斯托利亚欣喜得有些不知所措,她抬起头,凝视着德拉科,莞尔一笑。
在两人目光交汇的一刹那,他们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